更多服務
政府采購87號令對11大疑難雜癥的大解惑!
日期:2019-05-28 瀏覽

  八十七號令縱有“摯友”的一面,但作為一部規范性文件,亦不乏“諍友”的“氣度”。八十七號令直面若干政府采購實務中多年存在的老大難問題和制度漏洞,或單刀直入,或釜底抽薪,給出了思路清晰的解決之道,讓監管更有抓手,讓執行更有準星。

  1.在資質設定上,嚴格落實投標非歧視的問題

  在構建全國統一的政府采購市場過程中,一個繞不開的障礙是形形色色的地方保護主義。總有勢力為了滿足地方或者個體的私欲,在設置招標資質條件上做手腳。對此,八十七號令第十七條以列舉的方式做了嚴格規定。按照此規定,“采購人、采購代理機構不得將投標人的注冊資本、資產總額、營業收入、從業人員、利潤、納稅額等規模條件作為資格要求或者評審因素,也不得通過將除進口貨物以外的生產廠家授權、承諾、證明、背書等作為資格要求,對投標人實行差別待遇或者歧視待遇。”也許是怕列舉式的限制有疏漏,不解渴,八十七號令又追加了第二十五條,即“招標文件、資格預審文件的內容不得違反法律、行政法規、強制性標準、政府采購政策,或者違反公開透明、公平競爭、公正和誠實信用原則。有前款規定情形,影響潛在投標人投標或者資格預審結果的,采購人或者采購代理機構應當修改招標文件或者資格預審文件后重新招標。”這在很大程度上斷絕某些人想在招標文件里夾帶“私貨”的念想。

  2.在資質審查權限上,將投標人資格性審查權力前移至采購人和代理機構,符合性審查仍由評標委員會確定

  第四十四條規定,“公開招標采購項目開標結束后,采購人或者采購代理機構應當依法對投標人的資格進行審查。合格投標人不足3家的,不得評標。”這是對十八號令資格性、符合性審查權力均由評標委員會行使模式的重大變更,有利于代理機構和專家各司其職,發揮長項,加快具體評審進程。

  3.在規范評審上,從細化評審要素和加大信息公開兩個方面著力

  第五十五條對綜合評分法評審因素如何細化與量化提出了明確要求,需包括投標報價、技術或者服務水平、履約能力、售后服務等,且資格條件不得作為評審因素。更新了貨物、服務項目的價格分比值。不再限定貨物項目價格分比值30%~60%,服務項目價格分比值10%~30%,而是統一設定貨物價格分最低比值30%,服務分最低10%,不設價格上限,讓采購人自由決定價格應該占據的評分比例。

  第六十九條第五款把政府采購信息公開又向前推進了一大步,規定對未通過資格審查的投標人,應當告知其未通過的原因;采用綜合評分法評審的,還應當告知未中標人本人的評審得分與排序。該規定有效保障了投標人的知情權,有利于疏導未中標人的心理,也為投標人依法維權提供了新的依據。

  4.在招投標市場建設上,讓同一品牌不同代理商如何競爭有規范

  對于同一品牌的不同代理商同時來投標能否計作不同供應商,八十七號令第三十一條明確無誤地說“不”。理由自然是為了促進供應商品牌競爭而不是單純價格之爭,也能一定程度上起到杜絕圍標的作用,比之前《關于多家代理商代理一家制造商的產品參加投標如何計算供應商家數的復函》(財辦庫﹝2003﹞38號文)又前進了一大步,也更便于把握。

  5.在應對低于成本投標的難題上,八十七號令也做出積極探索

  第六十條規定,“評標委員會認為投標人的報價明顯低于其他通過符合性審查投標人的報價,有可能影響產品質量或者不能誠信履約的,應當要求其在評標現場合理的時間內提供書面說明,必要時提交相關證明材料;投標人不能證明其報價合理性的,評標委員會應當將其作為無效投標處理。”當然,這也對評標委員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實踐中落實質量如何,就要看專家們的能力與擔當了。

  6.在履約驗收上,八十七號令使出了“殺手锏”

  第七十四條規定,“采購人應當及時對采購項目進行驗收。”這意味著履約驗收成為政府采購招標項目一個必不可少的步驟,不再可有可無。本條同時規定,“采購人可以邀請參加本項目的其他投標人或者第三方機構參與驗收。參與驗收的投標人或者第三方機構的意見作為驗收書的參考資料一并存檔。”這一充分考慮了投標人間利益沖突與制約,提高驗收公正度的方法,是之前理論界一直討論的保證履約驗收不走過場建議的升華,也與《財政部關于進一步加強政府采購需求和履約驗收管理的指導意見》(財庫〔2016〕205號)有關規定遙相呼應。

  7.對采購人不規范行為重拳出擊,修補相應規范漏洞

  八十七號令第二十九條對于采購人無故終止招標任務再上“緊箍咒”。規定采購人、采購代理機構在發布招標公告、資格預審公告或者發出投標邀請書后,除因重大變故采購任務取消情況外,不得擅自終止招標活動。如果終止招標,還需在“原公告媒體”上發布終止公告,以書面形式通知潛在投標人并報告財政部門,并按要求退還招標文件費及投標保證金。這樣就系統地解決了某些“雞賊”采購人當項目出現問題時,簡單發一個暫停公告,之后就再也不提此項目的弊端。結合年度政府采購預算和采購計劃,財政部門就可以認定這樣的“暫停”項目實質等同于終止項目,并可依據該條款進行監管與規整。

  8.對“不良”評審行為說“不”,體現了對專家權責對等的要求

  對于評標時專家的不規范行為,八十七號令也加大了規范力度。第六十二條歸納指出了評標委員會不應有七類行為,并指定如有其中五項,評審意見無效并不得獲取評審勞務、差旅費用。

  9.對保證金管理與時俱進,更接地氣有利執行

  在幾次全國代理機構大檢查中,對于代理機構保證金的收取及退還都是檢查指定事項。檢查中發現,固然有代理機構違規不按時退還保證金,也有一部分代理機構喊冤,稱想退但找不到供應商。對于這個問題的解決,財政部采取了雙管齊下的方式:一方面在《政府采購法實施條例中》第三十三條規定保證金需以非現金形式給付,明確使保證金給付痕跡可追溯;一方面又在八十七號令第三十八條中予以規范,因“投標人自身原因導致無法及時退還的”,采購人和代理機構可不必負相應責任,這就達到了規范與現實的較好融合,使得規范保證金的收取與退還達到指定效果。

  10.重申專家庫省級財政管理權限,為全國專家庫一體化共享與公共資源整合指明方向

  第四十八條第一款規定,“采購人或者采購代理機構應當從省級以上財政部門設立的政府采購評審專家庫中,通過隨機方式抽取評審專家。”這就再次明確了省級以上財政部門有管理專家庫權限,與《政府采購評審專家管理辦法》(財庫〔2016〕198號)實現有效銜接,也是其與已廢止的專家管理辦法(財庫〔2003〕119號)的明顯不同。

  11.進一步明確重新評審的標準

  第六十七條規定了評標委員會或者其成員存在五類情形導致評標結果無效的,采購人、采購代理機構可以重新組建評標委員會進行評標,并書面報告本級財政部門,但采購合同已經履行的除外。


五分彩骗局能举报吗 赛车pk10官网开奖记录 时时彩后1稳赚方法 雁荡棋牌下载 赢咖时时彩平台注册 老时时最近开奖号码 免费麻将小游戏 股票指数期货的概念及交易特点是什么 浙江体彩11选5走势图 为什么赚钱要到一线城市 排列三027的前后关系 运营网游怎么赚钱 在家养什么小动物赚钱 竞彩篮球一月稳定赚1万 辽宁11选5怎样玩能中奖 网上赚钱书籍 01彩票app手机版下载